5、酒不醉,人自醉(高H)_坠落.(gl骨科)
商君书 > 坠落.(gl骨科) > 5、酒不醉,人自醉(高H)
字体:      护眼 关灯

5、酒不醉,人自醉(高H)

  大概是因为现实的惊喜来的太突然,季知楚整个人的状态都柔和了下来,温柔的将姐姐搂在怀里,轻抚着她光洁的背,说话语调低了下来,一声比一声轻缓的说着:

  “之欢,季之欢,姐姐,等结束,打我骂我或者想怎么样我都由着你。”

  “我…我是真的爱你。”

  “爱?爱我的方式就是强奸吗?”

  “季知楚,被你叫姐姐,令我作呕。”

  下身那处的痛楚似乎正在逐渐减弱,季之欢有了些精力来反击还嘴。妹妹的手指没有完全抽出来,两个指节挤在那小小的穴里,恍惚间身体的饱涨感已经盖过了那阵痛楚,令她突生出了另一种奇怪的不适感,下腹的更深处似乎在控诉着自己的空荡,有些虚乏。

  偏偏季知楚在那儿委委屈屈的说着她爱她,就这么爱的?

  季之欢觉得她才是真的委屈,活了27年,虽然丝毫不憧憬未来需要组成家庭时,自己会有一个什么神仙眷侣,但起码也得是相敬如宾的。

  可是现在!她的第一次竟然毁在了自己的亲妹妹手里,还是以这么粗暴的方式!

  要知道季知楚这个王八蛋给她下的药让她现在的身体比平时敏感出了不知道多少倍,她刚刚一度以为自己快要疼昏过去了!

  “姐姐,你真的…”

  “还是要让你明白一下现在的情况才行呢。”

  季知楚又一次理智脱线了,她讨厌,很讨厌被姐姐这样说!

  “你还想干什么!你唔…哈!”

  “别…别动!嗯啊…”

  妹妹瘦削细长的手指忽然开始浅浅的抽动起来,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令季之欢的脑海中就仿佛是炸开了朵朵的烟花似的,控制不住的喘息出声。

  季之欢的小腹阵阵收缩着,狭窄温热的甬道正积极的接纳吞吐着那外来的侵入者,蜜液肆意横流。

  无论在哪里,季知楚的位置一直都是那个站在顶端负责指挥的司令官,常年的办公写字下,握笔摩擦使得她中指的指节处有着一个格外坚硬的圆茧,季之欢之前从不觉得手指上生长着老茧是件新奇的事情,但现在,就因着妹妹手上这颗小小的茧子,快要让她疯掉了。

  “知楚…停…嗯啊…不行…”

  季之欢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却发现那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妹妹的手指像是带上了魔法,两指并拢着微微曲起,在自己的体内横冲直撞,动作不温柔,但刚刚好可以满足自己那股没由来的空虚感。

  季知楚这个混蛋一定上过很多女孩子的床!季之欢急促的喘息,想着。

  “姐姐这不是很喜欢我吗,夹的这么紧,啧…”

  季知楚感受着手指尖儿被姐姐那层层迭迭的穴肉紧紧包裹着的舒爽,只是浅尝辄止的抽插就这样淫荡了,季之欢还真是,可爱。

  “哈嗯…你闭嘴!”

  季之欢的手脚仍旧泛着酥软,但药力似乎退去了些,她已经可以控制着动一动了,听了妹妹这孟浪的言语后,她费力的扬起了手拍打着季知楚的背,但动作实在太过绵软无力,倒显得像是打情骂俏一般。

  “姐姐,看!”

  季知楚觉得自己的心情甚是愉悦,像是一个获得了新玩具的稚童似的,乍然将手指抽离出来,按在穴口轻轻捻动着,将蜜汁仔仔细细的裹沾在手指上后嗖的一下将手举到了姐姐的面前,双指磨蹭着,满是淫靡的气味牵拉出闪着水光的银丝。

  “唔哼…你!”

  本就不觉餍足的下身忽然变得空泛下来,季之欢难耐的轻哼出声,怒瞪着一脸坏笑的季知楚。

  “姐姐的淫水好多哦,是要溺死小楚吗~”

  将手上的粘腻涂抹在了季之欢的脸颊上后,季知楚的吻紧接着就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脸侧,在见到姐姐变幻莫测的脸色后,她坏笑着舔了一下指尖,一脸正色的说着话。

  “嗯~味道很好呢。”

  “季知楚你不知羞耻!”

  从小接受着正统教育的季之欢哪里见过这场面,听着妹妹满口的粗鄙之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低吼着,她明明该厌恶的,可身下的湿意竟然莫名的增了几分。

  季知楚拍了拍炸毛的姐姐,然后低下了身子轻声呢喃着:“乖,等我一下。”

  身上压着的重量倏然离去,季之欢微微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有些失落,她失落???不可能不可能,自己一定是受太大刺激了,糊涂了。

  希望季知楚这突然的起身离开是因为玩够了,求求,放过她吧…

  “姐姐~还要喝酒嘛~”

  季知楚端着醒酒器回来时声音里满满的兴奋雀跃,声音微微有些哑,盯着季之欢的样子就像是一头猎豹正在看自己的食物。

  “季…季知楚你冷静,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

  猩红色的酒液在醒酒器中摇晃着,季之欢咽了咽口水,大概是第六感对于身体的提醒保护机制在起作用,她的大脑中自动的拉响了警报,季知楚绝对是又想了什么变态手段折磨她!

  “姐姐在胡说什么呢?我们,什么都没做错。”

  季知楚眼神中的欲念翻涌,她的姐姐真是会胡说,看来她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呢。

  和季之欢的赤身裸体不同,季知楚现在仍是衣冠整齐的斯文模样,此时正在将挂在姐姐腿弯处那碍事的裤子彻底褪下去,跪坐在了她的双腿间,单手持着醒酒器动作很是儒雅的倒着酒。

  只不过这盛酒的酒器,是季之欢的身体。

  “嘶…凉…”

  洋洋洒洒连成水线,冰凉的酒液倾倒在温热的躯体上,季之欢打了个颤,小声埋怨着。

  胜雪的肌肤上漾出细密的红色水纹,落入身下的银灰色床单上变成一个又一个倍显暧昧的酒渍圈痕。

  季知楚将已是空空如也的醒酒器扔到了床尾,贪婪的盯着眼前的美景入迷,双手极是自然抚上那娇挺饱满的雪峰上揉捏着。

  看着姐姐胸前的两颗粉红色的可爱蓓蕾因着自己的爱抚而变的越发挺翘,季知楚再也忍不住欲望,低下了头将左边的樱珠含进了口,唇舌微动,此时的她就像个尚在襁褓吃奶的婴儿一般,虔诚的,满是独占欲的舔咬着。

  又轻轻的顺着红酒的痕迹向下噬咬着。

  “哈啊!季知楚!别…嗯不行!”

  “嗯…知楚…小楚不…别咬…”

  季之欢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喘息娇吟,清朗的嗓音显得别扭的紧,可这些听在季知楚的耳朵里,早就变成了别有风情。

  显然季知楚不会满足于只享受绵软的丰满,扶着季之欢的腰侧跪伏着,唇舌一路向下,轻吻掉肌肤上沾染着的红酒,舔舐着那些艳色的痕迹,贝齿微微用力的噬咬着,在姐姐散发着花果酒气的曼妙躯体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泛红的情欲痕迹。

  理智的崩溃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妹妹俯身埋首,紧贴上了自己的秘密花园,呼吸炙热的喷洒在最为敏感的红果儿上,自己那处阴私之地正在接受妹妹极尽温柔的舔舐,霎那间季之欢所有的克制都脱了线,灵魂都好似在战栗着。

  “不行…那里脏…嗯啊…”

  “知楚,停…快停下唔…”

  “不脏,姐姐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季知楚含糊的说着,低着头卖力的‘工作’着。

  唇舌在姐姐的诱人秘境中灵活肆意的挑逗玩耍,在花瓣儿上流连忘返的轻吻,尖齿叼咬住小巧的阴蒂尖端轻轻厮磨,舌尖不断的划着圈儿。

  “你…哈…混蛋慢…慢一点。”

  “季知楚你…嗯…混蛋!我唔…讨厌你!”

  听到妹妹那含糊不清的话语,季之欢内心复杂,但仍旧嘴硬的反击着,不过以她受过的教育,倒也找不出什么更难听的词汇了,无非就是来来回回的骂着些混蛋之类的话。

  她仅存的一线清醒告诉她,她和季知楚,不该这样的…

  但她的身体似乎已经早早的悬挂起了白旗,很是享受着来自妹妹的侍奉,穴口动情的涌出汩汩清泉玉露。

  “姐姐不诚实哦,你的小穴可是爱我爱的紧。”

  “瞧瞧这汹涌的潮水,姐姐下面的小嘴儿正在给我洗脸呢~”

  季知楚笑嘻嘻的说着痞话来作弄心口不一的姐姐,还特意抬起了脸,好让季之欢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鼻尖儿上挂着的那格外晶亮的水珠儿。

  她当然不会浪费这些姐姐恩赐下的美味甜浆,略微粗糙的舌面剐蹭着翕动着的穴肉,就像一个已经忍受着干渴难耐许久的旅人,用力汲取着季之欢的汁液,舌尖深深地顶刺了进去,刺激的肉壁阵阵紧缩。

  “不…不行了…小楚…求你,求你别舔那…”

  “那里嗯啊…不许咬!嗯啊啊!”

  在季知楚的牙齿咬在自己的腿根儿内侧时,季之欢的脑海中盛开出漫山遍野的花儿。

  季知楚抹着脸上因为来不及闪躲而被迸溅到的水渍,心花怒放。

  姐姐竟然被她口到潮吹了???

  宝贝,季之欢真是个宝贝…

  真可惜,现在是在公司里,姐姐又是第一次,不能折腾太久。看来要找机会安排季之欢放个长假了…季知楚在给季之欢擦洗身子时不断的思索着。

  在清理好姐姐下身的泥泞后,她将自己的大衣披在了季之欢的身上,没办法,姐姐原本的衣服都被她‘不小心’撕碎了。

  “季知楚,你玩够了吗。”

  “放过我吧,求你。”

  披着恶魔妹妹的大衣,季之欢很想有骨气的将这件衣服扔到地上然后让她立刻滚出去,但她不能。

  泪水又一次冲出了眼眶,满室氤氲着情欲的气息,手脚尚未消退的酸软感和身下那种初经人事的酥麻湿意都在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她真实的,被眼前巧笑倩兮的妹妹玷污了。

  “放过你?别开玩笑了。”

  “不是觉得我恶心吗,那我就偏要拉着你一起坠落。”

  听着姐姐的求饶,季知楚提不起一丝兴致,心里一阵阵的郁结烦躁。

  冷淡的瞥了一眼季之欢后利落的转身离开了休息室。

  让姐姐先静一静也好,她想。

  得手小季,下床就走。

  各位看官不要迷茫,姐姐现在的状态就是别扭,问就是别扭。

  后面会被妹妹好好‘教育’的。

  疯批就是最香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angjunshu.cc。商君书手机版:https://m.shangjun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